Select Page

Travel date: Mar 15-16 2014

這幾天不自覺地一直想起上海。而這趟兩天一夜的登山露營之旅絕對是我在上海期間印象最深刻的小旅行之一。

已經忘了當初為什麼會和副總姊姊講起露營和爬山,但就莫名的跟著她和一大群大陸人爬山去了。副總姊姊叫Eleven,當初覺得這名字有趣,但現在可是跟 Stranger Things 的主角一樣名字,高瘦身材火辣、講起話來氣勢超強的廈門人,應該是在上海公司管理高層中我喜歡的女強人。她雖強勢但卻很講義氣,好惡分明,講話直接但不傷人,想想當初她才30出頭歲就做到這個位子真的很厲害。

第一次和一群大陸山友去爬山,我也是唯一的台灣人,在上海的生活其實很少這樣,大部分都是和一群台灣人混在一起,有點新鮮也有點害怕(怕一直被統戰)。這個登山團是一個很愛旅行的活潑女生大白組織的,她都會在微信上面號召,參加的人都是愛好戶外運動、登山、露營的。路途遙遠,大家先在遊覽車上自我介紹,一開始不熟有點不自在,但其實大陸人都好大方的介紹自己,有的還會講些冷笑話,後來大家都叫我「台灣來的妹紙」。

「仙居公盂村 」位於浙江,有「華東的香格里拉」的美稱。

村子在山的中間,要先徒步重裝入山,晚上在村子里扎營,隔天才攻頂。

隨便一個轉彎都是美景

應該是要走三、四個小時,終於走到山中像是與世隔絕的村子。

仙居公盂村,使用Canon底片機AL-1 拍攝。

整個村子看起來都很古老,忽然覺得蠻像《爸爸去哪兒》會錄影的地方,但村子裡卻有個很現代的廁所,不過想當然爾… 沒有門,是沒有抽水馬達、底下一條溝的那種,大概只有我這個年紀以上的人國小有上過這種廁所,而這裡的牆也只到半腰,來登山的嘛,就克難點。

仙居公盂村的廁所,底下一條溝,站起來就會看到旁邊的人的屁股。我承認那天晚上我沒洗澡…

晚上在懸崖旁的一大片草地上紮營睡覺,這裡山友很多,所以村子裡大概都做起了山友的生意,準備帳篷和晚餐給大家吃,晚餐有桌菜、烤全羊和啤酒,幾團人圍在營火旁玩起大陸當地的大地遊戲,只記得最後那隻羊烤到肉都乾了,根本沒什麼可吃的。

兩人一帳的帳篷是真的只能放進兩個睡袋,兩個人連翻身都翻不了這種,一個個小帳篷連在一起,原本大家喝著啤酒、聊天嘻鬧,就像瞬間大家都回到了大學時代夜遊一樣,誰要尿尿還呼喊得全部人都知道,因為自己去實在太可怕了,深怕隨便走就掉下玄懸崖或是哪個水窟。

而夜一靜,只剩下山裡面的聲音。

左:山友們都在這裡同桌吃飯,山裡面不管吃什麼都好吃。
右:飯後還有個烤全羊「活動」,烤完全部焦透,根本不是用來吃的。

隔天起了一大早,準備離開攻頂,在村子裡的好處是有些人體力不夠好,可以選擇不攻頂。有些女生穿厚底鞋或雪靴,真心不知道她們在想什麼。

記得這段路還有分兩種等級,能走一點點的人可以不攻頂但爬到一個景色不錯的地方。這條是要手腳並用攀繩索的爬山,走得是挺累但還不至於到難,應該是對一般有運動習慣的人來說都不難的爬山。

我還為了為台灣人爭光,一路走在最前面,成為前幾名攻頂的「台灣來的妹紙」。

那次爬山的經驗太棒,一直很想再跟Eleven姊姊去爬山,卻因為每個週末都有安排而錯失了好多中國的大山大水。

中國真的很美,這些人其實也都很好,而我的擔憂都是自找的,他們完全沒在跟我說什麼政治問題,我們邊走山路邊討論的是文化、世界各地的旅行、還有隨口就能哼得出的台灣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