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我想要從看見台北的天空開始寫起,因為那個瞬間的憂鬱真的難以言喻。其實發現自己很有這樣的感覺已經好多次了,看見台北灰濛濛的天空、綠綠灰灰的鐵皮屋加蓋、一棟棟緊貼著呼吸不了的房子和高架上面一輛接著一輛的車子,旅行結束往往沒有一種回家的舒暢感。

所以我問大衛:你喜歡那種旅行完回家的感覺嗎?
他說:應該吧,但這個問題很難。

對我而言,也許因為台北不是我的家,所以每次抵達總是沒有開心的感覺。

所以我問雅文:我到底是真的這麼不喜歡台北,還是我只是喜歡離開?
她說:你喜歡台北,但你也喜歡離開。

的確我在外地的時候總是很懷念台北,但我住在台北的時候卻總是想離開。

所以我們這次看到一個部落格,很簡單的選了馬祖作為姐妹們旅行的地點,一個與台北完全相反的地方。

北竿芹壁村:保存閩東最完整建築樣貌的聚落

抵達的第一天天氣陰雨,本想冒雨騎車,卻被雨打得眼睛睜不開,一度要去7-11買雨衣,卻騎錯方向,直到問了港口的大哥才知道,他很熱情的說:「迷路要打電話喔,賴一下啊。」

一個地方常常是因為那裡的人而可愛。

民宿老闆曾經是軍人,每天都用洪亮的「你好」、「早」迎接我們,一個晚上跟我們聊了他和老婆十一年遠距的日子,怎麼求婚的,還有教我們這些「剩女」如何擇偶。他說:很重要的,知道你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另一半,絕對不要自己騙自己!一個人隻身到馬祖成家立業,即使晚睡早起,永遠都還是記得要給客人像家的溫暖。

第二天我們坐船到南竿,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漁寮書齋的老闆娘,一個嫁到馬祖的開朗大姐,做的小菜超好吃,我們就這樣邊吃邊聊,還被招待喝補身體雞湯。直到我們發現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才依依不捨往下一個景點。

漁寮書齋的老闆和老闆娘,一對可愛的夫妻檔,要幫我們在Facebook社群裡徵婚。一開始說要打「剩女」,後來改說「剩下來最優秀的女生」。
最後一天早上爬千階的壁山景觀台,一抵達終點就遇到一群熱情的長輩,開始閒聊起來,原來他們是從LA回台灣玩,特地到馬祖一趟的華僑。也很熱情的要跟我們拍照,起初以為我們是大學生,說起我們快30歲了,阿姨還驚訝的跟大家說:她們說她們快30歲了!一段簡單的相遇,卻會變成我們說到會微笑的記憶。

 

他叫珍珠。

曾經有朋友跟我說:馬祖和澳門是他去過最無聊的地方。
如果以某種觀點來看,它的確是一個沒什麼事可以做的地方,但同時也是一個即使沒事做都讓人覺得舒服的地方。我們放空、看書、聊天、散步、吃海鮮,也許對很多人來說很無聊,但可能因為我們在一起,每一件事都變得有趣。即使只是騎個車,我和小米都可以笑到彎腰;即使只是亂做個長輩貼圖,我們都可以玩得不亦樂乎。所以一切都是跟人有關。

南竿北海坑道裡的藍眼淚也許算是旅程中的一聲驚歎,我們錯過了藍眼淚的季節,卻因為杜鵑颱風把坑道內的燈全部吹壞,所以坑內變成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因此我們在一個轉角後用槳撥水就看見了水面的點點星光。無法紀錄下來的美麗只有親眼見到才能感受。

另外一個很美好的事就是我們都很喜歡在戶外吃飯,這是台灣人沒有的習慣,而在馬祖我們幾乎每一餐都可以待在戶外,享受天空、草地、海浪聲和簡單的感覺。

離開前的芹壁村迎來了三天都沒見到的太陽,慢慢被風吹散的雲,慢慢透出一點光的太陽,
著實讓我們狂奔到草地上曬太陽、拍照。路人說:她們看起來好開心。對啊,我們短短的成為在馬祖快樂的人們、聽海聲睡飽飽吃飽飽的人們、簡單不計較的人們。

快樂的我們與龜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