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加州旅程不知該從何處寫起,每一個時刻都那麼生活化卻又真實且愉悅,每一個景點都比不上在金色的陽光照耀下實實在在的生活、呼吸著。

第一次來到帕薩迪納(Pasadena)這個洛杉磯旁邊的小城市,對於它的認知大概只有Big Bang Theory,Penny工作的Cheese Cake Factory和Sheldon一群人工作的Cal-tech,其他一無所知。這次卻在這裡住上了兩個禮拜,整條 Colorado Ave 不知道走了幾回,去了好多個美術館。Armory Center of Art 是一個社區的藝術中心,有開課、有展覽、舉辦藝術相關的活動,恰巧跟一個展覽中的藝術家聊到,其實Pasadena以前曾經有很濃厚的藝術氛圍,後來卻因為商業的介入,原本的藝術家的空間被壓縮,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樣的服裝品牌和餐廳,她就做了一個這樣的展覽,重現當時的藝術樣貌,並在週末免費舉辦Art Walk,從這樣的思考模式了解Pasadena的市中心。其實我們講到很多城市都這樣,藝術家們聚集打造了一個美好的環境和區域,而後卻被財團、品牌、建設公司看上,因此藝術家被驅趕,吉普賽式地再移居下一個聚落。

Oakland Museum of California 是一個很棒的美術館加博物館,其實會去為的是他禮拜五晚上的Foodtruck、市集、音樂和半價的門票,卻意外地踏入一個非常不一樣的場館,也成為藝術公益誌新一期的主題。那天晚上有我最愛的雷鬼音樂,我和新朋友Jamie一起吃炸雞、跳舞、喝酒,看現場老老少少,大家都享受著美好的禮拜五晚上,真希望台灣也能有這樣的氣氛。
某一天晚上和小碗和阿蝦一起去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 的博物館之夜也是一樣的感受,從來沒想過博物館也可以這麼好玩,也沒想過原來海象的雞雞如此巨大,我應該會記得一輩子。

我們三個人似乎只要一開車一定會有狀況,這次暌違九年,三人再度hit the road開到Muir Woods,沒想到因為不小心搶了人家的停車位,被一群高壯的老外嘲諷,連買票時排隊排在我們後面,我們都嚇得要死。真是辛苦捐芳了!幸好在LA有專屬司機帶著我上山下海,不然沒車等於沒腳。

San Jose 和 Santa Clara是美國的科技重鎮,卻像是一個文化藝術沙漠,看不到任何讓人覺得美的東西,在小彰家的幾天,最美的就是家裡的女孩們了,每天笑笑鬧鬧聽著她們叫我姑姑,覺得自己也像一個孩子一樣無憂無慮,跟著她們一起倒立、念故事書、唱歌跳舞,和Irene一起煮飯聊天,再一起像姐妹一般喝咖啡逛Outlet,真的是很美好的幾個小日子。還有剛好有機會和住在San Jose的Holley一起喝杯小酒、討論SJ的無聊、順便懷念我們都愛的芝加哥,一路聊到酒吧關門。

在LA的時候也很幸運,剛好Sarah剛換到Los Angeles County Musuem of Art (LACMA)工作,拜訪她同時獲得免費參觀美術館的Visitor Pass,原本就很喜歡這個美術館了,這次更有機會讓Sarah帶著到她們還沒開放的展間,看她正在執行的項目。一起吃了午餐、聊聊近況、感情生活和工作,順便預約週末的午餐約會,晚上她下班後一起留在美術館享受了一下爵士音樂夜加紅酒,還很好心的不順路載我到Chinatown和大衛會合。

整趟加州旅行都是因為這些可愛的人們才會變得美好,最平淡的日子卻也最難以忘懷,我們一起起床、吃早餐、一起到Old town、一起吃午餐、看著Blue Apron的食譜做菜、逛Wholefoods、打網球、打桌球、看電影、看Aziz笑翻、看球賽、看Kobe最後一季的進球尖叫、一起Happy hour、一起逛街、去Griffith Observertory、去UCLA、吃好多亞洲菜。最後一晚是Thanksgiving,Blue Apron很貼心的提供了一隻迷你烤雞食譜,我們一起烤雞再吃烤雞配紅酒,一邊吃一邊忍不住掉淚,我想大哭完就好了吧,去機場的路上就像是平常的路途一樣閒聊,在機場我沒再哭,笑著沒說再見,你說台灣跟加州中間只有夏威夷。雖然太平洋隔著好遠,但期待下次我們會在某一個特別的地方再一起過不特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