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北京,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讓我很嚮往,也許是它的文化、它的藝術、它的浪漫和它的歷史想像起來都有點動人。
五一假期終於有個動機讓我來到這個城市,一開始充滿不安,因為五一的人潮著名的恐怖,只要人一多我就會討厭那個地方。
五天過去,人很多的其實只有南鑼鼓巷地鐵站,我們緩慢地前進,拍了一張南鑼鼓巷的合照後,我們從第一條巷子逃離,開始胡同迷宮之旅。這一條鑽到那一條,拍拍路邊老舊的房子,黃先生甚至就直接躺在路邊的長椅,好多安靜又可愛的時刻,北京的胡同就是這麼有味道。最後我們駐足在一間小小的畫廊前面,我說:走嗎?
這是一間新開的畫廊,老闆是一個年輕的成都小妞,聊了一會,我們往上走到了天臺,天氣很好,我們就坐下來,曬太陽、看畫冊、聊天、喝一杯青島、看胡同屋頂上的貓竄來竄去。這,就是我喜歡的旅行,自然的走著、坐著,自在的聊著或安靜著。
如果不是下起了大雨,我想我們會呆得更久。北京的雨是罕客,卻在我在的五天下了三天,但卻因為第一天的大雨,我們有一個很清爽的夜晚,在三里屯最low的一條街上唯一沒有跳鋼管的酒吧,吃著難吃至極的義大利麵,喝著青島,敘舊。
三里屯
下了大雨,北京人預測了隔天早上的一片藍天。和Jerry好久不見,我們在他北京的週末庇護所吃著Brunch,聊南北兩地的令人崩潰的那些時候。身為一個遊客,真的看不到北京的那些地獄的一面,只是很膚淺的看到一個小文藝的世界。接著又到三里屯路邊坐著吃Crepe,真的是過得很像芝加哥的一個早晨,很開心也很懷念。
晚上和黃先生必備的行程,找Jerry一起到純K,在北京唱歌的感覺沒有特別,只有特別貴。
萬里長城 The Great Wall
有點微醺的早晨,我們還是踏上了往長城的巴士,聽說慕田峪最多外國人去,風景也最好,所以我們整團都是外國人,導遊也是講著很奇怪口音的英文。導遊介紹北京和慕田峪,我旁邊的人在跟我介紹他從國中到大學的補考人生(笑)。到了慕田峪,要坐纜車到上面才開始走,原來纜車是黃先生的罩門,看他的臉有點好笑。長城沒有那種讓人”哇”的壯觀,只有陡到不行的樓梯,然後又飄起了小雨,聽起來有點淒慘,但其實還蠻特別的,至少世界的奇景中,我們又看了一個。
回程的路上才是史上最扯,導遊說有Foot Massage卻是一個騙人買藥的地方,看了掌紋說身體哪裡不好,要吃什麼藥補這樣,連看了一個外國人明明說他的身體非常好,但還是可以吃冬蟲夏草補一下。
晚上嘗試了Jerry推薦的那家小館,可愛的小店,菜色很特別,感謝總經理說出門在外要吃豆腐,那道棒骨老豆腐湯是我們的最愛。
這次的北京之行藝術得有點做作,也是第一次帶那麼多雙鞋子出門,第一天幫黃先生他們的展拍照,結束後還去看Art Beijing。以前對藝術博覽會真的沒有什麼興趣的,這次覺得最好的就是當VIP可以喝免費的紅酒和香檳,而且還要緩慢的滑過去假裝一點也不在乎,Hermes的香檳再我們第二次回去的時候已經換成果汁了!可惡!
5/1這天和Charles相約798,幸好他和Jerry都給我打了預防針,不然我真的是會失望透頂。還不錯的一個區,很多藝廊和餐廳,季大純的展我很喜歡,也是我在798唯一看到喜歡的東西了。所以Charles帶我去了草場地,在一個莫名其妙的民宅區裡面,竟然有一片紅磚蓋起來的藝廊,但因為是五一假期,結果幾乎全部都沒開,即使撲了場空,我們還是在一片沒人的地方拍照得很開心,因為沒人吧。
晚上到了簋街真的是鬼街,在蜜夏吃完好吃的潮汕菜,一路排隊吃飯的人都可以辦不知道幾桌了,好恐怖好恐怖的一條街,就是一條鬼街!我在網路上故意用英文查了What to do in Beijing 第一件事就是要到某個飯店樓上要看故宮的全貌,結果自以為聰明的想說去看夜景,殊不知晚上都是暗的啊,什麼也看不到,只能遙望天安門廣場的燈火通明。
草場地
十分不觀光的行程,大家都問我說去北京幹什麼了!我想著我們在飯店房間看成語大會,喝著啤酒,吃開心果、大笑。我想要的旅行和生活就是這麼的簡單,不需要人擠人,不需要到各大景點走馬看花,我想要的是一起的回憶,那些在五級風裡狂奔的瞬間,或是早上一杯熱水的溫暖,還有不要生氣的Whisper,嗯,還有很多,你知道的。
北京的五級風,真的吹起了好多飛揚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