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 Square


結束了一年的工作及五、六月好多的轉變,小小的晃蕩到兩小時飛行的紐奧良。

原本對於紐奧良一點認識都沒有,還在之前主管珍跟我説New Orleans的時候問:New Orleans是在New York 和 New Jersey附近嗎? 這麼丟臉的話大概也只有我問得出來。
也是因為她把紐奧良捧到了天上,讓我一直很想到這個地方看看,難得找到有人對於紐奧良也有憧憬,我們一起決定了這趟旅行。

New Orleans在Louisiana,是個南方的小城市,抵達前,我們飛過了一大片水域,我和艾倫打賭那是河還是海,因為看不到邊界,查了Google Map才發現那是Lake Pontchartrain,一個很大的湖。

密西西比河流經紐奧良,看上去卻是一片低迷、灰撲撲的景象,附近很多沼澤,我們參加了一個看鱷魚的行程,原本我對於這些觀光客的行程是避之唯恐不急,覺得通常都只是商人賺錢的噱頭,沒想到走一趟Honey Swamp讓我覺得真的幸好艾倫有堅持要來。我們從大河走進小小的水路,船長用棉花糖和熱狗吸引來了一隻隻鱷魚,被鱷魚圍繞的感覺有點恐怖又有點刺激,還意外的遠遠看到鱷魚交配,船長說他二十年來只看過兩次。


整路上的風景都好像宮崎駿電影中的世界,水中長出來的手指樹,在水裡跳來跳去一閃一閃的水瓢蟲,還有鱷魚、烏龜、鳥叫、青蛙…好多好多的藝術品都在自然中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唉,但我還是覺得那些鱷魚很可憐,一直被餵食棉花糖和熱狗,不知道會不會破壞自然覓食的生態。

我們四天幾乎都在French Square遊走,一條街踏過一條街,每一個轉角都充滿驚喜。

紐奧良的顏色很豐富,房子的裝飾也是像欲求不滿的女人一樣,這邊有雕花、那邊有窗沿,從鐵門看進去,每個房子的中間都有一片花園,最後一天還遇上了一個親切的大姊,大方地開門讓我們進去裡面拍照。就像一場可愛房子的冒險,怎麼走都走不膩,我也想像銀髮的老人一樣坐在陽台上,吹著一點點微風,看著觀光客來來往往,喝一點啤酒、吃一點炸雞,看著不同樣式卻又有點默契的房子們,等待午後雷陣雨。

美國南方的食物很特別,有好多我原本念都念不出來的字,Beignet、Creole、Gumbo、Cajun…
但都好好吃,Cajun Fried Chicken 吃起來像台灣雞腿便當裡面的炸雞,Beignet是一種法式甜甜圈,其實我以前有自己炸過,但這次吃才知道原味應該是怎樣,不知道之前為什麼會炸得像雞塊一樣…

Beignet

走到哪裡都有音樂相伴,不愧是爵士樂的地盤,我們有天晚上去聽了Preservation Hall的爵士樂表演,聽說比一般的表演好很多。一個小小的場地,沒有冷氣,牆壁像是用人家不要的壁紙糊起來,空間很小卻塞了很多人,大家一邊搧風一邊流汗,卻被美好的音樂逗得笑容滿面,樂手看起來平均大概六、七十歲,讓我想到海角七號裡面的國寶茂伯,感覺他們都充滿喜悅的在玩音樂,比起表演,這更像是一個分享快樂的同樂會。

紐奧良的迷人真的說不出來,我懂了珍眼中閃耀的那個光芒,那是個讓人好忘不了的地方和氣氛,時間好像走到紐奧良就停止了一樣,我們是冒牌的法國貴族,整天都在吃吃喝喝、聽音樂、睡到自然醒,也許也是因為我把自己的生活按下了暫停,在下一個人生階段開始之前,用盡全力體會每一點點讓人歡愉的事物。

停下腳步的這一瞬間,好慶幸自己選擇了南方有點黏膩、單純的友好和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