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喀喀湖上的小島 Amantani

我無法描述秘魯的美,卻能很明白的說出每一個讓人崩潰的點,很多人問:秘魯好玩嗎?認真說起來,這不是一個「好玩」的地方,但只要做好心理準備,這絕對是一個值得一去的地方。

Amantani 島上爬到一座山上看日落

第一次挑戰將近三天不洗澡,連在美國露營都做不到,竟然在第三天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我們背著盡量減到最輕的背包,連牙刷牙膏都沒帶,進入了的的喀喀湖-一個小時候在錄音帶中聽到就超嚮往的地方。漂浮島用蘆葦搭建而成,島上居民笑得很商業化,我們花了三塊多坐蘆葦船,也許因為有觀光客,他們把島把船都包裝得像一個嘉年華,在小店蓋了一張紀念章,老板娘呵呵笑討得一顆硬幣。這些似真似假,不知道是上班還是生活,也許兩者都是,以賣自己的生活為生。

Amantani是一個在湖上真正的島,高山症讓我們頭痛欲裂,走幾分鐘就喘得跟跑八百一樣痛苦,但靠著意志力撐上山頂看到日落時,真的講不出話來,只覺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鼻子有點酸,猛照相卻發現一定要親自走到氣喘才能體驗這樣的氛圍。這是一個體驗營,和當地人一起生活兩天,吃當地食物,睡島上人家,廁所沒有坐墊,沒有沖水沒有洗手。當然,也沒有光害,上完廁所仰頭,就是離我們好近好近的星星。

Lake Titikaka 的的喀喀湖

從Arequipa到Puno約六小時的車程,我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種地方,站在海拔4444公尺的地方俯瞰某個不知名的湖,湖面像是瞬間結凍還留著浪的痕跡,倒映著天空的藍,被群山包圍,一轉身,一群羊駝悠閒地吃草,無暇顧及公路上不時的呼嘯。

Arequipa 被稱之為白色山城,充滿著濃濃的殖民色彩,修道院中用白色、藍色、紅色劃分出不同的空間,最後抵達一個樓梯,走上去可以俯瞰這個小城市,當然,得搭配夕陽。

很多人覺得納斯卡線是外星人的傑作,又或是說古文明祭祀神的象徵,有些人說是女人創造出來的,也許他們只是嫌這一片綿延不絕的乾涸土地太無趣,而發揮想像力畫一些藝術品。我們在納斯卡這個荒謬的小城市參加了荒謬的秘魯生日派對,從懷疑老闆是變態,半夜被醉漢敲門,到放縱的在房間上網,後來還有點懷念被困在納斯卡的兩天。

回到利馬之前,住了一間正常的旅館,洗了個正常的澡,滿懷期待飛到利馬,連飛機延誤都讓我們崩潰不已,笑得很無奈,感嘆回家的路好長。

秘魯好玩嗎?做好心理準備,面對眼睛無法置信的美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高山症,和聽到西班牙文就瀕臨崩潰的情緒。

坐小飛機從空中 眺望 Nazca Lines

Amantani 島上的慶祝祭典

Arequipa 結合歐洲和中南美風味的白色山城

Ica 沙漠中綠洲,吉普車滑沙

Machu Picchu 馬丘比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