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不計較的馬祖Matsu

我想要從看見台北的天空開始寫起,因為那個瞬間的憂鬱真的難以言喻。其實發現自己很有這樣的感覺已經好多次了,看見台北灰濛濛的天空、綠綠灰灰的鐵皮屋加蓋、一棟棟緊貼著呼吸不了的房子和高架上面一輛接著一輛的車子,旅行結束往往沒有一種回家的舒暢感。 所以我問大衛:你喜歡那種旅行完回家的感覺嗎? 他說:應該吧,但這個問題很難。 對我而言,也許因為台北不是我的家,所以每次抵達總是沒有開心的感覺。 所以我問雅文:我到底是真的這麼不喜歡台北,還是我只是喜歡離開? 她說:你喜歡台北,但你也喜歡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