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韓國人賈斯汀離開後,給了一些好評價,也帶來了一些詢問的聲音。我決定拒絕一些客人,不租給自我介紹不完全的人,也不租給沒有放自己照片的人,自認為很會從照片的小細節評斷人,不只是外表,而是從背景、角度、表情、拍照的地點、穿著、選照片的出發點…來看一個人的個性(連姐妹的男友都可以用照片來品頭論足一番的概念),所以覺得既然是要來到自己家裡,照片總是要先看過。

因此,年後也過了好一陣子,來了一個高瘦的英國人,照片看起來像個會去印度流浪的旅人,本人卻是個帥氣簡潔的生意人,他在訊息中說喜歡做瑜珈,來了後卻更常是裸上身坐在沙發上用電腦。(幸好身材不算有礙觀瞻,不然我應該會告訴他,台灣裸體是犯法的。)

他到的第一天,剛好小白兔也來台北找我,我邀請他加入女孩的電影夜,從那天起他大概跟我講了八次他有功夫熊貓2,但那天是姐妹之夜,功夫熊貓實在不適合… 所以我們看了一個美國的喜劇電影,他坐在按摩椅上,我們癱在沙發上喝酒看電影,看了一個段落,他似乎覺得蠻無聊的,就決定出門喝酒去了。

我對他有好多疑惑,像是他到的時候只有一個超小的包,不用洗衣服,卻可以常常有不一樣的衣服穿,而且不臭;我不管早上出門、中午回家或是晚上回家,他幾乎都在家,那來台灣到底是做什麼?可是他又說他去了好多地方!難道他有任意門?!

有天我們相約出去喝一杯,在uber上討論夢想與現實的差距,我講到當年在上海跟公司理念不合,覺得教育不能太商業,所以決定離職。他認為現實才是更重要的,沒有商業機制、沒有錢,理想都是無稽之談。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叫做 www.avygo.com 網站的創業家,主要是有很多休養的渡假選擇,作為創業家,他也曾經糾結於理想和現實,所以才會這麼認真、切身的跟我講現實有多重要。

他在克羅埃西亞出生,後來就去了倫敦,一開始他說Croatia,我想了超久都想不到是哪裡,直到拿出Google Maps 才解決了我的疑問。(中文國名的翻譯讓我一開始去美國的時候,也完全不知道別人是在講哪一個國家。)他的口音我大概只能聽懂八成,常常都要一直反問,而我們的話題也從生活聊到態度。

他知道台北的酒吧比我知道的還多,我需要拿出Google maps的時候,他卻已經知道要怎麼走,這讓我感到羞愧。我們都講到,生活在自己的城市裡,往往失去了很多好奇心,只想走一樣的路、吃一樣的食物、日復一日過一樣的生活,同時抱怨生活的無聊,但對於旅行的人來說,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每一個轉角都可能有讓人興奮的風景,每一個人都可能會帶來有趣的對話和想法。

我們都忘了,像是在台北的我、在倫敦的他。

他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真的很多,我們說到的任何一個國家他幾乎都去了。但當我們講到印度,他說:如果只是為了體驗,為什麼要將自己置身於一個不舒服的地方?除了印度,可以去斯里蘭卡;像是他想體驗中國文化,但他選擇來到台灣,因為中國會是一個讓他覺得痛苦的地方。但對我來說,每一個地方都是獨特的,台灣永遠不會跟中國一樣,而也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地方像印度一樣讓我如此嚮往。

不管哪一個點上,他都說服不了我,卻為已放棄探索台北的心情找回一點點的活力,我喜歡他的精神,在於不管怎麼樣都堅持著,勇於跟別人做得不一樣,想得不一樣,到每一個環境中卻都自在無比,即使是裸體霸佔了人家家裡的一整個沙發(笑)。

(下集待續,和室裡的旅人3-淺薄相遇的日本拉麵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