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在芝加哥的日子,總是喜歡計畫往南的行程,就像現在已經跨入四月,卻還在攝氏零度左右徘徊,每個人站在寒風中抱怨,在這個時刻想不起芝加哥的美,腳上微微的曬黑的痕跡還在,佛羅里達的陽光卻好像已經離我好遠。

一下飛機,就被載到了號稱「美國的名產」Wal-Mart,想起上次到Wal-Mart好像是兩年前,大家要去滑雪前去添購最便宜的裝配,這次因為出發前整夜沒睡,根本沒時間去買芝加哥名產,只好提了兩瓶酒,當作伴手禮。

Gainesville

在Gainesville的前兩天,不情願的把芝加哥的寒氣和工作帶了過去,華氏38度,室內沒有暖氣,我穿著鐵灰色的刷毛外套、深藍色帽T、墨綠色睡褲,頭髮夾起來,素顏戴眼鏡,縮成一團,盯著螢幕笑不出來,連續工作一個禮拜之後,放假的我還是在工作。
第一天勉強騎機車出門吃了好吃的印度羊肉咖哩。
第二天待在家一整天,晚上吃丁丁煮的大餐配白酒,看Before Sunrise。
第三天到一間台灣人開的飲茶餐廳,整間餐廳像是停電一樣黑到不行,食物很好吃,老闆人也很好。下午和日本正妹香南開車兜風,本來已經開始享受鄉下的度假氣氛,一通電話打來又讓我陷入焦慮,晚上吃完韓國菜之後,又是無止盡無止盡的InDesign。

Disney World

睡不到兩個小時之後,和傑克坐Megabus到Orlando,這真是我史上坐過最難坐的巴士之旅,雖然只有兩個小時,但真的比到底特律五個小時更痛苦,我的腳只能伸在走道上,對面坐一個黑人大叔大概比我大三倍,我想他的痛苦指數應該是八倍。

到了迪士尼,我們到飯店大睡了一場,養足精神到 Magic Kingdom 玩到半夜兩點半,因為住在迪士尼裡面有Magic Hour,從11點之後幾乎什麼遊樂設施都不用排隊,最有名的Space Mountain 我們根本是像逛大街一樣走進去的,晚上的Main Street很漂亮,人很少又更漂亮了。

Disney World

Disney World

在迪士尼的第二天,Epcot 的World Showcase實在太讓我驚艷了,走到完全不想去坐遊樂設施,後來我們隨性的連排隊都不排,專挑等候時間短的坐,結果意外看到一些從來不會有人介紹的行程。

其實去之前並不那麼期待迪士尼,連前一天都還在感嘆不能跟大家一起打沙排,但Epcot讓我改觀好多,迪士尼不只是一個建造夢幻公主城堡的地方,不只是一個遊樂設施都不夠刺激的地方,他們正在做一些事,把「夢想成真」帶進真實生活,也許這也只是企業形象的營造,那我想他們做得很有深度、很成功,至少讓我很想再去,很想把錢貢獻給試圖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企業。

當天晚上睡Travelodge,其實跟睡路邊也沒什麼差別,我在躺下兩個半小時後就跟傑克道別,又坐上前往機場的車子,司機問我,是不是很不想回到那個寒冷又下雪的州?我苦笑著說,其實我很想回家,即使很冷,但我只想好好睡一覺。他大概很不明白,一個來佛羅里達度假的人為什麼會這麼累。

原本坐國內線我都是1小時內才會到機場的,但聽說Orlando機場早上很擁擠,6點半的飛機,我5點就坐在Gate前面,還跟起床尿尿的張小姐聊上了幾句。

當然是一上飛機就倒頭大睡,睡到一半被震醒,看了一眼外面嚇到,我是到了小叮噹的雲上王國嗎?一時還分辨不出來是雲還是雪,然後亂流就這樣持續到了降落,輪子一著陸全機鼓掌歡呼,除了可以Check in 兩件行李、改機票還會退費,最後空姐說沒有一家航空公司比Southwest 更幽默了,她講解逃生的時候就說:If we can pretend to have your attention…..這也是第一次坐到女生開的飛機。

有時候覺得人群真的很奇妙,坐不同的航空公司,旅客的氣氛差很多,到不同的城市,即使同樣都是台灣的留學生,氣氛也不一樣,到不同的學校、遇見了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迪士尼有不一樣的體驗,在不同的州裡,有截然不同的季節,那麼在不同的時空裡,我想的是同一個你嗎?

南國的陽光很美好,曬得讓人瞇起了眼,但我還是期待在北國的我們一起換上夏天青春的洋裝和夾腳涼鞋,曬得黑的像夏威夷人,在建築物組成的天際線當背景的假沙灘上打排球,坐每一節車廂都很髒的CTA,到公園的草地上聽音樂野餐,噢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