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又到了冬天滑雪的季節,今年過年要再訪北海道,瞬間回憶起那次和好姐妹 Mimi 到北海道滑雪所發生的一切,真的是史上最崩潰、悲慘、印象深刻的一次旅行,包括錯過班機、雪板被偷、又遭遇 Mimi 滑雪斷腿。

從居住在芝加哥開始,我就愛上滑雪(Snowboarding),搬回亞洲之後也是每年都會到不同地方滑雪,有到哈爾濱韓國、北海道等地,而好姐妹Mimi也是嘗試過後就深深愛上,所以便約好要一起去「傳說中的粉雪」之地——二世谷滑雪。

北海道滑雪 ——二世谷(Niseko)住宿一定要提早訂

從訂住宿開始就發現這是一個超級熱門的滑雪聖地,我們約是半年前開始找機票和住宿,都說機票好訂,但住宿很難找,果然,幾乎訂不到房間,最後我們能接受的價位只剩下男女混住的青年旅館(Hostel),我們最後訂了 Jam Lodge Niseko ,一月底的時間,兩個床位三個晚上共 51,000 日幣(約$14,000台幣),等於一個床位一個晚上要$2,000多塊台幣,一般在其他地方,兩個人四千多就可以住一間很不錯的雙人房了,但這裡就沒辦法。幸好 Jam Lodge Niseko 房間空間算大,床與床之間的距離也蠻大,除了沒有隔開之外,晚上睡覺都算舒服,早上有附免費早餐,非常適合心中只有滑雪的我們。

 

Jam Lodge Niseko

  • Phone|+81 136-22-0680
  • Address|北海道虻田郡俱知安町191-13 Yamada044-0081
Booking.com

北海道交通方式

因為訂了很貴的住宿,我們決定省點錢在機票上,去程定了廉價航空從台北 到 東京(香草航空),東京再到新千歲機場,回程則是從新千歲到關西機場,再從關西機場回台灣,這樣算起來總價約$15,000多台幣,在滑雪的旺季真的非常便宜。

然而,我們完全失算,去程在東京轉機時,因為都是搭廉航,要把行李領出來再重新掛,台北到東京這趟延遲了半小時我們就來不及了,只好直接在東京機場上網查當天哪一班到北海道的機票比較便宜,重新現場買了Jet Star的國內線,約$3,000台幣,也算是可以接受的花錢了事旅行意外。我們想,這應該就是這次旅行最大的意外了吧,到了札幌很開心地四處走走逛逛,搭JR從札幌到俱知安(車程約2小時)。

我們住在二世谷的 Hirafu 滑雪小鎮,到哪都可以走路,附近就是一些因應滑雪經濟而興起的民宿、餐廳、酒吧、雪具店,基本上蠻方便的。

札幌 Sapporo

二世谷滑雪狀況

超級美的早上滑鬆雪  Photo by Jack 

二世谷果然民不虛傳,雪況極好、風景極美,纜車、休息站、雪道、地圖,一切都完美。因為我們只有兩個女生,所以在PTT上徵了一起滑雪的台灣雪友,兩天大家一起滑得非常開心,第二天晚上還一起去居酒屋吃北海道有名的生雞肉料理。

沒想到第三天才是一切悲慘的開始,當天已經準備離開二世谷到小樽,也訂了小樽的飯店,準備好好休息、放鬆,也終於不用跟別人共用房間和衛浴了。就在決定最後幾趟的滑雪,Mimi 想要挑戰自己和其他進階的雪友去滑樹林,(註:樹林中的雪地是沒有整理過的,可能有無預期的洞、石頭、樹枝等,沒有一定的水平請勿嘗試),我滑在旁邊一般的雪道,忽然看到她倒在樹林裡一動不動,原本想說她可能摔了一大跤,畢竟滑雪常常摔到一瞬間會痛到站不起來。但靠近看才發現她整個人痛到臉色發白、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我們開始覺得狀況不對,經驗豐富的雪友判斷應該是骨頭斷掉或裂開,其中一名技術高超的男生先快速的滑到山下找救難隊求救,很多路過的雪友都熱心地問我們要不要幫忙,還有雙板滑雪的雪友直接把雪板插在雪裡打了大叉叉,讓救難隊可以辨識位置。

由於我們的位置在比較中間,從上或從下來的救難隊員都花一些時間,忘記等了多久,但那段時間簡直是最難熬的,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動也不能動的躺在地上,而且我們人又在國外,真心不知道如果沒有這些熱心的台灣朋友,我一個人該怎麼辦。

滑雪救難隊來了便開始詢問狀況、發生什麼事等等,原來她是小腿撞到樹幹,醫護人員看了判斷是小腿骨折,指示要馬上把雪鞋脫掉,不然骨折會導致腳板腫大,屆時鞋子就脫不掉了。但滑雪過的人都知道,雪鞋基本上是非常緊的,必須靠很大力的拉扯才能脫掉,而Mimi的腿是斷的根本無法施力,所以只能靠另一邊的力氣扯掉,除了用剪子把鞋帶剪掉外,基本上還是要出力拉扯,接著就聽到這輩子大概最淒厲的尖叫聲,真的難以想像有多痛….

拔掉鞋子後,救難人員把Mimi放到雪橇上,覆蓋銀色的急救毯,滑雙板拖著下山,我們跟在後面下山。一下山就上了救護車,但由於我們當天晚上必須要到小樽,重情重義的台灣朋友們雖然就短短的認識幾天,一起幫我們回飯店拿行李、幫我們還雪具、還一起到醫院等Mimi做治療,真的是感激萬分。

後續還發現我租的雪板被人拿錯,他們還的時候說是別人的雪板… 在那個當下,真的沒什麼事比朋友更重要了。

 

斷腿後該怎麼辦?

我們在醫院呆了一段時間,還遇到其他在休息時遇到的香港人手骨折,聽了好幾聲Mimi的大叫後,她終於出來了,看到X光片的確是小腿的兩根骨頭都斷了,但她沒辦法在日本做手術,只能簡單固定並提供止痛藥,中間的溝通也十分困難。後續我們為了要住院,還是要離開也是十分困擾,當天在二世谷已經沒有任何房間,若是住院一天就要$8000台幣左右,搭JR去小樽舟車勞頓應該腳會痛死,所以最後我們決定搭計程車從二世谷到小樽。

再次又有一個台灣男生陪我們一起搭車,還願意和我們住同一間飯店,幫我一起前前後後扛Mimi。真的不得不說世界上大概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會這麼善良又熱心的了。

我們把她的腳平放在後座,身體靠在我身上,男生坐前座。這趟計程車費已經完全不在我們的思考之內了,整路上車子只要一點點顛簸,Mimi的腳就超痛。過了快一小時我們抵達小樽的飯店 Dormy Inn,男生先衝下車跟飯店借輪椅,一番折騰才把Mimi送到床上。

 

漫漫回家路

一整晚Mimi都在聯繫她台灣的保險業務,和其他有遇過同樣運動傷害的朋友,這時候就感覺有一個熟識的保險業務和完整的旅遊險有多重要,這次我們完全沒保險,她只能靠原本就有的醫療險負擔費用,像在日本急診的費用就通通要自費。

隔天我們要從小樽到新千歲機場,光是要搭上JR就是一大挑戰,一方面沒有輪椅、一方面輪椅要把腳架高再加上軟墊避震,她會比較不痛。我們跟飯店溝通了超久,他們始終不願意讓我們推到機場,再由男生推回去飯店給他們,最後讓步只讓我們推到JR車站,但是小樽車站沒有無障礙的電梯,因此是由幾個男子把整台輪椅扛樓梯上去,再把她放到JR上。必須說,Dormy Inn Otaru 的服務也真是夠好了,不讓我們推到機場不是小氣或擔心我們偷走,而是飯店只有這具輪椅,擔心若這過程中有其他需要的客人就無法使用了。

因為這番折騰,我們到機場時也已經來不及搭上Mimi原定的班機,幸好華航讓她延後,後續也協助她回到桃園,從桃園直接搭救護車回台南成大急診。

 

困在關西機場

而我呢?

由於實在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再買一張機票了,就按照原訂計畫,但飛到關西機場時,卻只是因為晚了五分鐘無法搭機,經歷了這些折騰我還回不了家… 直接淚灑櫃檯,跟地勤說明朋友斷腿,我必須要回台灣機場會合陪她搭救護車,但樂桃的地勤還是很堅持不能讓我登機(我甚至沒有要掛行李,只要讓我Check in就可以登機了),大概就是為了省錢搭廉航要付出的代價。

一樣上網查機票,但當天的機票實在太貴,所以就訂了隔天早上一大早的,想好好找個地方睡一覺但機場旅館超級貴,身上的現金又全部花完了,要離開機場搭車只能付現不能刷卡,Lounge 也只能付現,提款卡沒有開不能領,連台灣的家人都在想辦法看能不能找日本朋友拿錢來給我。還有朋友想看能不能我用她的卡去休息室,真是患難見真情。

最後的結論就是睡機場,幸好關西機場有高級旅館,也有貧民休息區,至少有椅子、有網路、有插座,對面還有個漢堡王,就這樣醒醒睡睡過了一夜,終於可以回台灣了。而到台灣的Mimi也有另一個朋友從台北到桃園機場,陪她搭回台南成大,再轉交給家人。

 

真心感謝因滑雪認識這些熱心,整路幫助我們的朋友! 

後記

這次旅行給了我很多的震撼,結束後我甚至不想看任何照片、不想回想任何細節,然而卻因此得到了很多教訓和學習,學到了原來廉航不在乎你的轉機、意識到旅平險的重要性、見證台灣人的重情重義、在國外遇到狀況的自己可以冷靜處理,還有認識一群共同經歷這一切的好朋友。

雖然Mimi的腿永遠都沒辦法回到最初沒斷的狀態,但她現在已經可以重新開始運動,最重要的是她因為斷腿認識了現在的老公,所以仍然相信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

 

重要記事

  • 出國(尤其是進行激烈運動,如滑雪)請一定要買旅行平安保險、旅行不便險(自己上網買比找業務便宜)
  • 搭廉價航空請留更多時間轉機,避免搭不上飛機就失去一張機票
  • 若滑雪發生意外,急診完請向醫院索取證明和收據。
  • 二世谷的住宿要提早一年定,時間待得久也可以選擇和其他台灣人合租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