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我的家來了第一個女性客人-Jennifer。

一個來自帕薩迪納(Pasadena)的華裔美國人,從小就在美國長大,上次來到台灣是1988年。這次重回台灣是因為苗栗頭份的奶奶過世,而回來參加喪禮,逃離毫不熟悉的親戚聚會,她想來台北走走。

第一眼見到她時,跟我刻板印象中的ABC女生完全不同,她留著黑長髮、素顏、樸素的裝束、瘦瘦的很結實的感覺,我看不出她的年紀但感覺是成熟有點經歷的女性。好吧,我對ABC女的刻板印象就是圓潤、性感、活潑熱情、打扮火辣…。大概都被影集和見過的極少數ABC女所騙了。

她第一天風塵僕僕地從頭份到台北,看起來就是累壞了,她說整個儀式的過程的確很累,但更累的是根本不熟的親戚們你一言我一語,想必對她的生活好奇,偏偏她的中文不是很好,大家又開始積極叫她要學中文,當然,感情和工作肯定是親戚們最好奇的話題。所以她說她累癱了,只想離開那個環境,一個人好好重新看看台灣改變了什麼。

每天早上會看到她在客廳做三小時瑜珈,她練習的時間短短五年,卻已經到達一個非常進階的階段。原本在知名科技公司工作很多年,忽然決定辭職轉換人生跑道,成為一名「人生指導師」(life coach),教導人們怎麼平衡情緒、生活、工作…等,並藉由能量的流動給對方力量,她很謙虛的說自己也還在找方向,從瑜珈的練習中學到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用來給人希望、改善人們的生活態度。

而每天晚上就會看到她享受的躺在按摩椅上,開心的像個小孩,告訴我這個按摩椅有多棒。我們在某天晚上她滿足的按摩完準備睡覺,不知怎的聊到了我跟大衛的故事,她聽得津津有味,跟我說她有一對朋友都是創作者,他們每年會一起度過三個季節,夏天時就各自分開去旅行找尋靈感,她說雖然她不知道遠距離的感情到底該怎麼維持,但相信每個人都有最適合他們的戀愛方式。而她也大方的留下名片,讓我去帕薩迪納的時候也一定要找她,讓她帶我出去晃晃。她同時也記下了我的部落格,說要藉此努力練習閱讀中文,也期待有一天讀到關於她的故事。(沒想到我拖了這麼久才開始回憶跟她的短暫相遇。)

從她的評價當中,「按摩椅」開始成了我家的一個賣點,客人們各自寫下了自己跟按摩椅的獨特情感,也給下一個旅人最佳的休憩建議。

(下一集:和室裡的旅人7-談政治需要中文化